资质问答

资质办理

    热线电话: 0731-83848846
    传    真: 0731-89602205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资质问答 > 资质问答

资质改革对建筑业的影响(重磅)

作者:admin来源:未知日期:2018-07-25 10:38浏览:
一、历年关于资质改革事件
这几年,关于资质改革不断有重磅文件出台,过去,建筑业资质名目繁多,必须进行瘦身:
2014年11月6日,住建部发布《建筑业企业资质标准》,建筑专业承包资质类别由60个减少为36个,其中19个专业承包资质直接取消;
2015年7月14日,住建部发文取消了建筑智能化、消防设施、建筑装饰装修、建筑幕墙4个设计施工一体化资质;
2015年10月9日,建筑资质许可机关取消对企业“资产、主要人员、技术装备”指标的考核;
2017年4月14日,取消城市园林绿化企业资质;
2017年6月1日,住建部发布《施总承包企业特级资质标准》(征求意见稿)取消对企业注册人员的要求;
2017年7月7日,住建部发布《关于促进工程监理行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意见》,提出监理资质要逐渐与注册人员数量分离;
2017年7月13日,住建部发布《关于简化工程造价咨询企业资质申报材料的通知》,决定取消和简化工程造价咨询企业资质申请、延续和变更申报材料,无需提供以下申报材料:
  1.技术负责人任职文件;
  2.造价员资格证书;
  3.专业技术职称批准文件;
  4.企业为专职专业人员缴纳社会基本养老保险的缴费发票;
  5.财务审计报告。
也无需提供以下证明材料,由企业法定代表人对其真实性、有效性进行承诺:
  1.股东出资协议;
  2.企业技术档案管理、质量控制、财务管理等制度;
  3.固定办公场所的租赁合同或产权证明;
  4.专职专业人员的劳动合同和人事存档证明;
  5.企业缴纳营业收入的营业税(或增值税)发票;
6.造价工程师注册证书。
2017年7月17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工程咨询行业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未再提及“工程咨询企业需取得相应资格”的要求。发改委拟取消工程咨询单位资格认定,调整为社会组织对工程咨询单位开展行业自律性质的资信评价,淡化行业协会的作用,工程咨询单位的资信评价等级分为甲级和乙级。行业自律性质的资信评价等级,仅作为委托咨询业务的参照。任何单位不得对资信评价设置机构数量限制,不得对各类工程咨询单位设置区域性、行业性从业限制,也不得对未参加或未获得资信评价的工程咨询单位设置执业限制。在取消资质门槛之后,资信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工程咨询是综合性的,原工程咨询单位资格包括资格等级、专业和服务范围三部分,而专业划分有三十三个之多,此次专业划分减为22个。
2017年7月31日下午,受国家发改委法规司委托,中国招标投标协会组织市场主体、业内专家学者,就《招标投标法》第十四条关于工程招标代理机构资质管理的条款修订收集意见。
会议主要讨论以下两个议题:
1、取消招标代理资格对招投标市场的影响和效果。
2、招标代理资格取消后,政府和协会应从哪些方面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和行业自律。
取消招标代理机构法定资格已经是板上钉钉。
 
二、资质改革对建筑业的影响
从政策取向看,对资质的申请、审批有放松简化的趋势,有些非重点领域甚至有取消的迹象。资质设置不能做加法,只能做减法,减轻企业负担,释放改革红利。关于资质改革国务院是这样表述:“淡化工程建设企业资质、优化资质资格管理,简化建设企业资质类别和等级设置,减少不必要的资质认定”。住建部提出“坚持淡化工程建设企业资质、强化个人执业资格的改革方向”。
 
那么,资质改革这对企业是利好还是利空?对于已经具有高资质,享受资质红利,获得资质挂靠收益的企业来说无疑是利空,没有了挂靠费收入;而对那些没有资质,需要挂靠才能开展业务的公司来说是重大利好,可以省下大笔挂靠费。
资质改革与其说是不同观念的博弈不如说是利益的重新分配。所以,资质改革一直有不同的声音。取消资质必然侵犯已获得资格的既得利益,也砸掉了资格审批部门的饭碗,一定有人以各种理由加以反对。资质改革,在资质这一利益链条上,谁的利益受损了,动了谁的奶酪,谁就是激烈的反对者!
工程建设领域专业性很强,且与社会公共利益及社会公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息息相关,但哪个行业没有专业性?哪个行业不与公众的生命财产息息相关?
 
三、资质门槛违反市场公平性原则
 
几乎在所有的各种招标文件中,都有对投标企业的资质条件的要求,然而,真的有必要吗?
资质是企业从事建筑施工、咨询等业务的资格证明,代表企业在某个建筑领域的等级及可以承揽业务的范围。这个资质等级是根据企业情况,由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认定,但是否公正客观,有没有造假?是要打问号的。
资质既是企业能力的证明和认定,也是一种准入门槛,把无资质和低资质者挡之门外,妨碍市场竞争的公平性,并且,资质也异化为寻租挂靠的工具,这种扭曲的社会评价,使企业资质成为可以交易的“商品”。
让市场在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就不要以资质来配置资源。
 
政府也不能长期对勘察、设计、监理、招标代理、造价咨询等服务性收费采取资质门槛和政府指导价进行保护,应当让市场主体按照双方认可的服务价值进行自由交易,促进该类服务市场化程度的提高。通过竞争,促使各种商品生产和服务实现优胜劣汰,不仅能够促进资源的最优配置,而且推动企业创新发展和社会技术进步,又能实现市场主体的新陈代谢。
政府应当为不同行业、不同地区的各种所有制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的环境,不能实行差别待遇。市场公平性就是要求取消资质等各种制度壁垒,让市场主体平等竞争,不得设置限制性和不合理门槛。而资质门槛恰恰是违反市场公平性原则。
 
四、资质设置增加整个社会交易成本
 
由于资质是企业开展业务的敲门砖,于是企业为资质的申请办理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无异是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增加政府审批等行政成本,也会产生权力寻租等腐败问题。资质改革对政府来说是简政放权,是一次自我革命。
我的服务质量与服务价格得到甲方认可,但我没有资质,理论上不能承接相关业务,于是我找有资质的单位进行挂靠,支付不菲的挂靠费,对于我来说是增加挂靠成本,我要把这个成本部分转嫁给甲方,否则,我不仅不能赢利而且还可能亏钱,因为我的利润率不超过30%,而挂靠费就要30%。对于甲方来说也是增加交易成本的,而唯一受益的就是有资质可寻租的企业,几乎不支付任何成本,也不提供任何服务,通过出借资质就能享受巨额利润,这个钱太好嫌了,这是资质带来的红利,傻瓜才不去赚这个钱。然而有的企业或短视,或胆小,或正规,怕这怕那,最后,错失资质红利。不管怎么样,资质红利是不可持续的,随着资质改革的推进,资质盛宴也将结束。地球人都知道普遍存在资质挂靠现象,政策制定者难道不清楚吗?不去校正吗?
那么造价咨询资质是否也在取消之列?笔者认为这只是时间问题,造价咨询只是“全过程工程咨询”中一个业务模块,其实专业性独立性并不强,这些类型的业务在比如FIDIC条款、国际工程合同中统称为“工程咨询”,而在中国被人为地割裂,这种人为割裂导致中国企业难以形成全面的技术咨询能力。国务院文件中提出“要鼓励投资咨询、勘察、设计、监理、招标代理、造价等企业联合经营”,其实就是全过程工程咨询概念,更好地与国际接轨。现在连工程咨询资质都改革掉了,造价咨询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五、资质取消之后怎么办
资质取消是大势所趋,那么,如何应对?企业以品牌形象取代企业资质,政府部门以备案制替代资质评审。
资质取消后,企业不必本末倒置去申请资质,也不用高成本维护资质。没有资质证明,企业更要重视业绩积累和品牌建设,你买苹果手机是看中苹果公司的资质吗?当然不是,而是看中它的品牌。企业品牌才是真实反映企业的市场表现和企业实力,只有品牌能带来高附加值。
政府设置资质门槛、采取资质认定等方式来控制进入市场的企业数量,并分资质等级来限定企业的从业范围,这是对微观经济的干预。企业是否有能力承接这个业务,应该是由市场主体决定,企业自主决策是否进入,进入后自主选择服务的地区、行业、专业和规模层次,只要服务对象认可和接受即可,政府认定不算,政府又不能提供任何担保。
有人担心取消资质后,一些没有相应有能力的企业承接相关业务,这个担心完全没有必要,一是没有相应能力也不敢承接相应业务,没有金刚钻不接瓷器活;二是对方也会考察他的实力、技术、资信、业绩等。政府认定的资质也不一定与企业本身的能力相符,有的资质等级很高,但企业一般,有的企业资质很低,但实力很强。资质反而具有欺骗性,你经常遇到一些甲级资质的企业做的工程和业务,质量是一塌糊涂,资质真的说明不了什么?更何况许多资质通过造假获取的。凭本事吃饭,应该成为行业共识。
 
弱化企业资质,甚至取消资质认定,这是市场化取向,是改革的大方向,也是人心所向,为企业减轻负担,释放改革红利。取消资质后证书挂靠也就没有了市场,一些考证族指望通过证书挂靠获取收入,应趁早打消这个主意,因为画风已变。不要怀疑上层改革的决心,也不要抱有幻想,这次是动真格的,也不是换汤不换药的权宜之计,事实上,有些资质已经直接取消了。
 
弱化或取消企业资质后,能充分激发市场活力,企业也将面临重新洗牌,那些通过出借资质生存的建筑企业,将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而那些低资质或无资质却施工能力技术力量强的企业能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